筆趣閣小說網 > 大王饒命 > 1224、呂小魚的戾氣(第一更)

1224、呂小魚的戾氣(第一更)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煉器專家們被抓去當壯丁之后,陳祖安和成秋巧兩個徹底閑下來了,沒什么事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要問他們倆去不去呂宙,他倆百分之一萬是愿意去的,甚至都已經開始偷偷收拾東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比較尷尬的是呂樹始終沒跟他們開這個口,而且陳祖安和成秋巧兩個人也感受到了,其實呂樹不太想帶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這肯定不是怕他們拖后腿,畢竟倆一品高手放在武衛軍里也能獨當一面了啊,所以這不是實力的問題,而是呂樹擔心他們遇到危險,呂樹認為陳祖安和成秋巧沒必要陪著自己去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武衛軍現在的實力很強,可呂樹和呂小魚始終沒搞明白大宗師之上的境界到底是什么,所以也就無法得知敵人到底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的前18年人生都在做有準備的事情,如今,是他唯一一次面對未知的黑暗宣戰,呂樹覺得自己不會敗,但他不會拿別人的命去賭。

        回來之后呂樹和呂小魚始終沒有好好聊過,看起來好像呂樹一直忙于籌備前往呂宙的事情,然而終究是因為兩個人有些話沒說清楚,呂樹沒好意思直接問,呂小魚也沒想好怎么說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呂樹籌備呂樹的,而呂小魚則專心的給武衛軍算著賬,計算著他們進入呂宙后的補給該怎么辦。她還要找到買賣早餐的李叔他們,將洗髓果實和生靈的肉一一送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段時間呂樹過的很忙碌,呂小魚也過的很忙碌,甚至有一半時間都在龍門要塞外面,兩個人沒什么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彼此之間有了隔閡,而是大家都想以最好的辦法來解決問題,結果因為太追求完美反倒都沒開口說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一個匠人看到一塊璞玉,實在是這塊玉的玉質太好了,而匠人又沒有想好該怎么雕琢才能讓它成為世間獨一無二的珍品,所以干脆選擇先不雕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問題來了,該面對的事情總要面對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一個人爬上平房的樓頂坐著,思考著關于“未來”的一些事情,他今天晚上跟鐘玉堂好好溝通了一下,提出了一些需求是他去呂宙要用的東西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鐘玉堂一聽呂樹要的東西都懵逼了,完全想不通呂樹拿這些東西是準備干嘛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坐在平房上面,以前都是他和呂小魚坐在這里的,那個時候家里有線電視費又交不起,能看的頻道少的可憐,于是每天最大的樂趣便是坐在這里聊天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剛搬到這里的時候對面三樓夫妻老是吵架來著,后來也沒了動靜,聽院子里的老太太說那對夫妻好像是離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好像就是這么的變化多端,你從來都沒法肯定一件事情以后會不會出現什么出人意料的轉折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忽然聽到身后有人躍上房頂,他頭都不用回便知道是呂小魚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還沒等他說話呢,便聽呂小魚抱怨道:“怎么沒做晚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忙什么去了?”呂樹笑道,此時呂小魚已經在他身邊坐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李叔了,一品生靈的肉已經送去,夠他放冰箱里吃一個月的時間,一家人的體質都能夠在有限的范圍內改善到極限了,”呂小魚說道:“不過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,王嬸之前在離開洛城的路上因為腦梗已經去世了,都沒有機會得到搶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這句話的時候呂小魚聲音也有點低落,那時候呂小魚幫呂樹去賣雞蛋的時候,有人跟呂小魚開玩笑,王嬸就像是老母雞護小雞一樣的護著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現在,對方已經不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呂小魚看著外面的燈火:“呂小樹,你有什么疑惑就問吧,這世間太無常了,我們之間不能出現隔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你繼承前世的記憶了嗎?”呂樹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問題看起來沒什么意義,可是對呂樹來說卻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一個人其實是由記憶體組成的,你有怎樣的記憶便意味著你到底是誰,所以呂樹之前會提醒小魚,那些魂魄的記憶碎片用完就要丟掉,哪怕缺失了一些重要信息也不要緊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時候如果呂小魚繼承了前世的記憶,那她到底是前世的那個人,還是呂小魚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換句話說,前世的那個人可不會對呂樹有什么感情,對方的一切感情里都沒有呂樹,因為那個時代并沒有呂樹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自己拒絕了一切記憶,就像是拒絕了一整個時代似的,不愿意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有點擔心,他確實沒有回頭,可別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沒有繼承記憶,”呂小魚笑了起來,她看著遠處,兩條小腿就在屋頂邊緣之外晃啊晃的:“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事情,放心,我及時斬斷了過去。我只知道自己如今為何會戾氣這么重,殺心那么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呂樹挑了挑眉毛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一世,你不愿背負的那些罪孽,我來替你背,”呂小魚語氣輕松的說道:“也許是上一世的我覺得你心里太苦了吧,所以發了誓,這一世你不愿殺卻必須殺的人,我去替你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呂樹震驚的半晌沒說出話來,而呂小魚歪著小腦袋看向呂樹:“雖然我和她并沒有什么關系,但這么強烈的愿望還是影響到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許多人都曾覺得呂小魚是那么的冷血與暴戾,她的同學,甚至是她的戰友都曾有這樣的共識,就連呂樹都曾覺得呂小魚這樣不好,當然,呂小魚也確實改變了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誰都沒有想到,呂小魚的暴戾只是因為前世的一個心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說天下風景一分不要的女子把劍都棄了,斬斷一切陪呂樹再走一次人間路,為他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都說到這份上了,你還不自覺的去做飯嗎?”呂小魚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,”呂樹笑了起來: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番茄炒雞蛋,一個番茄三個雞蛋,蒜要切片的那種,不要蔥,”呂小魚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好像還是最初的模樣。


  http://www.lrezle.live/35_35872/26562324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rezle.live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iugexsw.com
江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华阳彩票安卓 4场进球 醉江山通过啥赚钱 麻将必胜技巧大全 河南快3 卖手机苹果不赚钱吗 qq麻将十三幺 怎么养鱼能赚钱 北单比分投注奖金怎么计算 花草店赚钱吗 国外专家猜竞彩比分 工作室多张手机卡如何赚钱 彩客网比分直播 幸运飞艇 麻辣小龙虾外卖赚钱吗 炒楼一定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