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大王饒命 > 875、御龍班直(第三更)

875、御龍班直(第三更)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田埂鎮上的人討論著黑羽軍去哪的時候,呂樹和呂小魚就在旁邊冷眼旁觀,說實話他們兩個都是在老虎背見過大場面的人,來到田埂鎮上還真有點悠閑旁觀的情緒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如果不是小魚來了,呂樹也做不到這么悠閑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張衛雨說南庚城的城主也才二品,那呂小魚去了南庚城也是同樣可以橫著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呂樹看來這呂宙世界應該與地球的體積相差無幾,但問題是地球上那么多國家,而這里只有一個統一的王朝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二品的南庚城,應該也還是小城市吧?這樣一來呂樹就有點好奇那佇立在世界最中心的王城到底有多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小聲說道:如果有機會的話咱們可以去王城轉轉,只當是旅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思是等他們能找到回家的路,或者是呂樹的實力境界恢復之后,就可以去溜達溜達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老虎背一戰,光天劫便殺了數萬人,而且不光是被天劫劈死的人會給呂樹負面情緒值,其他恐懼者一樣會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呂樹判斷自己現在的負面情緒值,應該是可以點亮整個第四層星圖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品a級啊,這實力境界呂樹朝思暮想了多久,結果被那個擇夢給硬生生卡在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也好,有小魚保駕護航,他呂樹可以安安心心的完成練體!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呂樹收到了好多的負面情緒值,好多個名字呂樹都聽張衛雨說過,是這田埂鎮上的一些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疑惑黑羽軍去哪所產生的負面情緒值全都給了呂小魚和呂樹,這時候呂樹現呂小魚頁面的負面情緒值也積攢很多了,只是他現在沒法給自己吃果子,也沒法給呂小魚吃果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慢慢的,大家討論黑羽軍去哪的話題,變成了黑羽軍到底來沒來

        那英武的青年冷冷的看著鎮守:此事我會稟報上去,相信天帝會有裁斷。

        貴族與奴隸主是不同的,即便南庚城來的人也無法決定一個貴族的命運,而奴隸主則可以說殺就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許多奴隸主削尖了腦袋的想要躋身進入貴族階層,這就相當于多了好幾層保命的護甲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時張衛雨說道:此人可能就是南庚城的城主劉宜釗,我雖然沒見過,但清塞軍在他手里才會如此聽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和呂小魚看向旁邊的紅甲騎兵,那一個個兇悍的士兵坐在馬上紋絲不動,如呂樹所想的一樣,軍隊和鎮上的戰力相比,真是青銅洪流和散修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以前是神王身邊御龍班直,后來新王登基后被外放任了實缺,三萬御龍班直里他大概算是比較走運的一個了,張衛雨平靜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詫異的轉頭看了張衛雨一眼,不知道為何他感覺張衛雨語氣這么平靜有點不對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他更在意另外一件事情:御龍班直有三萬個二品高手?

        張衛雨看了呂樹一眼:二品?御龍班直內的三百內殿直可都是一品!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,咱這邊人都知道,說書人最喜歡講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哦了一聲,張衛雨的意思大概是對方也是從說書人那里聽來的,但呂樹不信這個說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聽了張衛雨的話之后就忍不住沉思,三萬個二品b級的高手在集團作戰中會有什么樣的威力?還有那三百個一品?忒恐怖點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相比這個數量,呂樹感覺這呂宙世界的一品怕不是得有上千人?怎么神藏境才出了那么幾個?在呂宙世界,神藏境有宗師之稱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張衛雨的說法是神王身邊也有神藏境,某些天帝身邊也同樣有隱藏有神藏境的大奴隸,只不過神藏也有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天下可稱呼為宗師的神藏也絕不過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難怪a級之上的陳百里他們都如此注重悟性,原來晉升神藏境如此困難,想到這里呂樹便有些得意啊,因為這樣看來他天羅地廷還真是天才中的天才。只是他呂小樹晉升神藏會是什么樣,怎么感覺好像只要收集負面情緒值就好了,并不會出現太大的瓶頸

        當然還有更bug的,呂小魚連體悟情感都不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接觸更大的世界,呂樹就越的心驚,這星圖到底是什么功法?那些貴族大奴隸主們瘋了一樣想要得到更高層次的功法,卻沒想到自己這星圖似乎從一開始便貫通了天地之間的所有阻礙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間有人說道:是兩個平民給我們報的信啊,他們說黑羽軍來了,還說他們兩個殺了三個黑羽軍的斥候!

        哦?清塞軍統領劉宜釗轉頭看向說話的人:兩個平民何在?

        鎮守松了口氣,自己終于不用扛這個壓力了,只是那說話的奴隸啊的一聲慘叫倒在地面上,竟是雨蝶催動了奴隸印記在懲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劉宜釗看了雨蝶一眼并沒有過問,奴隸主如何處置奴隸,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,因為奴隸是奴隸主的似有財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神王說了,私有財產神圣不可侵犯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時,所有人都望向呂樹和張衛雨,擋在劉宜釗和呂樹他們之間的奴隸紛紛退開,讓出了一條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皺了皺眉頭,他總感覺這貨看呂小魚了好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噠噠的馬蹄聲響起,劉宜釗驅使著戰馬朝呂樹他們走去,呂樹想要本能的站在了呂小魚的身前,就像以往每一次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這次他沒成功,因為呂小魚提前擋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呂樹拍了拍呂小魚的肩膀,這一下呂小魚便懂了,可以隨時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劉宜釗在馬上的高大身影就像一片烏云般籠罩了過來,呂樹與劉宜釗冷冷的對視著,只要對方對小魚動一點心思,他都不介意讓這一整支清塞軍都葬身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隱藏不隱藏,低調不低調,有些事情是無法容忍的

        還沒等呂樹想好呢,只聽劉宜釗忽然對他說道:好俊俏的小哥,可有興趣與我同游南庚城?

        呂樹:???

        你特么這是什么轉折?!

        呂小魚當時就閃到了一旁扶著糧鋪的木板門笑的前仰后合,旁邊的呂樹瘋狂給她使眼色,弄死他弄死他

        結果呂小魚壓根視而不見


  http://www.lrezle.live/35_35872/24144627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rezle.live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iugexsw.com
江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上海时时乐 代理oppo手机赚钱吗 大家赢足球即时比分半一 用手机做金融怎么赚钱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棋牌 足球指数中心 甘肃快3 股票期货外汇哪个赚钱 无抵押贷款电销赚钱吗 7m体球网足球比分直播 豪客彩安卓 加盟芭比宝贝赚钱 骑马与砍杀风云三国2.8快速赚钱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澳客 浙江20选5 微信捕鱼游戏技巧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