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人皇紀 > 第一百四十七章邪帝老人線索!

第一百四十七章邪帝老人線索!
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到最后也沒有吃王沖帶過來的花生,但是能夠允許王沖把桌幾帶到棋盤旁,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東西一旦開始,就完全停不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自從沒有喝止王沖之后,事情就完全有些不受控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王沖帶來了一碟鹵牛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天,王沖還帶來了幾樣小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四天,王沖終于帶來了……一壺酒!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,蘇正臣終于按捺不住了,眉頭皺著,神情非常的不悅,似乎對于酒水非常排斥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的一生,見過各種各樣的梟雄巨擘,從太宗皇帝,到西部烏斯藏的大雪山神廟圣僧,再到北部突厥格勒太陽圣地……,再到高句麗天、烏斯藏、突厥、白衣大食、條支各國的名將,大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,沒有一個人在他面前不是規規矩矩,甚少,不像王沖這么跳脫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天的花生就算了,第二天的鹵牛肉也暫且不提,但是后面幾天,王沖居然在他面前越來越過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各種小菜,現在居然連酒帶過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場本來應該很清靜,很高雅,很有韻味的對奕,硬生生的被王沖搞得味道完全變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道,就好像看不到蘇正臣眼中的不悅。一邊說著,一邊把帶過來的酒杯,拿了一個放到蘇正臣身前,然后滿滿的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皺著眉,連看都沒看王沖的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酒誤事,你是將門之后,這個道理不懂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的眼神冷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交出帝國的軍權已經有幾十載,早就已經遠離了權利的中心。但是半輩子戎馬,蘇正臣依然保持著軍伍中的習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以不介意王沖帶花生,也不介意他帶鹵牛肉,但是酒是絕對不能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老人家,你又在開我的玩笑了。我只是一個小孩子,,你也不是什么沙場名將,不用領軍上戰場,哪里來的事情可耽誤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漫不經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的眼神很冷,那種不怒而威的感覺。長年的戎馬生涯積累下來的威壓,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得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換了一般人,恐怕早就心神顫栗,充滿畏懼了。不過王沖卻是絲毫不受影響。不止如此,王沖甚至還在一邊說話的時候,一邊自顧自把自己那杯喝了。酒是很清很淡的酒,濃度很低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沖喝完酒,又夾了一塊肥嫩的鹵牛肉,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怔了怔,突然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    這么長的時間了,他已經忘了,他已經忘了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“蘇正臣”,也不再和軍界有任何的交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的他,還有什么事情可耽誤呢?

        一時間,蘇正臣竟有些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年的太宗皇帝,當年的卸甲歸權,始終是他心中最深的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輩,你不想喝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時,王沖開口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能比昨天少輸三目,就不用喝酒。否則的話,就罰酒一杯。你看怎么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神色一變,卻是不經意的流露出了身為大**神的威嚴。雖然時已不同,但是養成了幾十年的習慣,又豈是輕易能夠改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爺爺,你耍賴。爺爺,你耍賴……,愿賭就要服賭!愿賭就要服賭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稚嫩的聲音從旁邊傳來,渾身胖嘟嘟的小孩突然從后面抱了過來,抱著蘇正臣的手臂,使勁的搖晃,一副不依不撓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剛剛流露出來的一點威嚴,立即就崩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幾個月前,第一次見到這個孩子,他就覺得特別的投緣。這個孩子也給他帶來了不少的樂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個孩子面前,他是完全擺不出威嚴的架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答應。答應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被搖的厲害,頗為無奈道。對“戴堅堅”他是覺得投緣,而王沖……,這個孩子在兵法戰策上的天賦簡直令他驚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幾十年的生涯中,從沒有見到一個人像王沖一樣,流露出這么強大的天賦。甚至就連他都無法打敗這個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對這兩個孩子,他都沒有辦法硬起心腸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棋盤擺開,棋子縱橫,幾個時辰之后,棋盤上,白子再次被殺得七零八落。這已經是蘇正臣連續好幾天,被殺得大敗虧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面前的棋盤,蘇正臣臉上一陣青一陣白。終于長長的嘆息一聲,抓過桌幾上的酒杯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或許是幾十年沒有喝過酒的原因,這一口酒卻是嗆到了,喝得滿面臉紅,連著咳嗽了幾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這一幕,“小堅堅”在旁邊逗得哈哈大笑,覺得王沖這個大哥哥非常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沖也不禁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事情,只要開了個頭,就是停不下來的。雖然前面幾天的時候,王沖帶過來花生、鹵牛肉、小菜,這位大**神統統都沒有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王沖心知肚明,只要喝下這口酒之后,接下來的切都會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遠處,一處不起眼的屋檐下,老仆人方鴻默默的看著這一幕,也不禁露出一絲笑容。好久了,已經好久沒有看到老主人這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看起來滿臉通紅,而且還被酒嗆到了。但卻終于不再是以前那樣,沉浸在傷痛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為什么,對于那個叫王沖少年,還有那個只有四歲的小孩,方鴻突然非常的喜歡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沖的判斷沒有錯!

        那杯酒下肚之后,確實打破了某種東西。就像突破了心中的某種禁忌和屏障之后。之后的幾天里,蘇正臣果然不再拒絕,偶爾也會夾起幾粒花生,幾片牛肉,夾兩筷子的小菜,喝兩口的小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喝的并不多,只是偶爾那么一點。但是和以前相比,確實隨和了許多,王沖下棋的時候,也感覺到那種氣氛不再是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種變化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心中尊敬的老人能夠放下心中的一些心結,王沖也暗暗替他高興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時間一天天的過去,蘇正臣始終沒有吐露他的身份。王沖也從不說破,依然每天都會去鬼槐區,在大樹下,一老一少,看起來就和其他人一樣,沒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段時間,王沖和姑父交接了一下。三十萬兩黃金的數目,實在是讓王沖驚訝不已!

        王沖也沒想到,死亡深淵能賣出這么恐怖的價格。這也越發堅定了王沖心中走“精品路線”的決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這三十萬兩黃金,王沖也完全彌補了前期的虧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與此同時,王沖在“邪帝老人”的搜尋方面卻陷入了僵局,不管王沖派出去多少人,始終沒有那位邪帝老人的蹤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沖,你這是在做什么?站如松,坐如鐘,一舉一動都有規矩。這樣,成何體統?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看著對面的王沖,動了動眉毛,神情似乎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沖在他面前是越來越沒有架子,以前還只是帶點酒水過來,現在在他面前,連坐姿都變了,開始斜躺著下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人生要那么多規矩做什么,只要開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卻是笑嘻嘻的,一點都不以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始終沒有點破自己的身份,王沖也樂得裝糊涂。要不然,蘇正臣真要亮出自己大**神的身份,自己還真不好這么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雙方恪盡本份,估計也沒有這么放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皺了皺眉,但終究沒說什么,繼續望向棋盤。金色的棋盤上,白子被殺得七零八落,又快要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!咳!咳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兩人下棋的時候,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來。趁著兩人下棋的時候,“小堅堅”不知道什么時候摸到了王沖帶來的云紋桌幾邊,偷拈了一塊鹵牛肉,又喝了一口小酒。

        鹵牛肉還沒什么,但是喝王沖帶來的那壺酒的時候,卻忍不住嗆住了,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,不好喝,一點都不好喝,不如城東周家的燒炭酒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堅堅”一邊拍著胸脯,一邊苦著臉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王沖和蘇正臣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家伙,誰讓你偷喝酒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蘇正臣笑罵道,眼神里卻是一片寵溺,就好像看著自己的子嗣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小小年紀不學好,還偷學人家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也忍不住笑罵道。但是下一刻,嗡,仿佛一道電光掠過腦光,王沖突然之間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剛剛說什么來說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突然看著小堅堅道。這一剎那,仿佛有什么似乎觸動了他。就好像某種遺忘了很久的東西,快要浮出水面了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說你的酒難喝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堅堅抱著手臂,一臉的不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這個,另外一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急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?城東周家的燒炭酒?你以為我沒喝過。哼,才不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轟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一道驚雷掠過腦海,王沖渾身一個顫抖,就像沉渣泛起,王沖突然想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城東周家,城東周家……,沒錯,我怎么就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王沖心中激動無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想起來了,關于“邪帝老人”,關于那個使用“大陰陽天地造化功”,卻資質平庸的高手……,他全部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錯!

        關于那個高手,他當年做雇工的那家富貴人家,就城東周家。這個名字,他只偶爾聽過了幾次,但確確實實是這個名字無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王沖還隱約聽那些人說過,城東周家似乎會釀一種酒。那種酒在世家大族中并不有名,幾乎沒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在低層的普通平民中,卻是家喻戶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種酒就是“周家的燒炭酒”!

        找到城東周家,就能找到當年那個高手。找到那個高手,就能找到“邪帝老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王沖知道自己真的找到他了!

        王沖心中喜悅無比!


  http://www.lrezle.live/27_27645/6058769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rezle.live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iugexsw.com
江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河南麻将怎么赢 310大赢家比分网 百度彩票群 领赚钱刷单 体球即时比分网 吃鸡游戏名字大全 自动冲浪赚钱網站 海南4+1 重庆快乐10分 园林专业最赚钱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创盈彩票首页 仙剑奇侠传四哪里赚钱快 nba比分中文网 起早赚钱的句子 同步器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