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人皇紀 > 第四百五十五章王九齡!

第四百五十五章王九齡!
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百五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 在未來的叛軍中,史思明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。做為安軋犖山的左膀右臂,很多事情都是他幫忙解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他,安軋犖山絕對無法這么快速的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軋犖山是殺不死的,至少暫時是殺不死的。做為未來的叛軍之主,安軋犖山有命運的護祐。那層莫名其妙的天地之力的護罩已經足以說明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張守珪也決不會讓自己得逞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阿史那?崒干,不管是張守珪,還是安軋犖山,包括自己一方的人,如果自己想要下手,沒有人可以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過,為了避免安軋犖山那種情況,王沖還是假手于人,借老鷹的手來殺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耳中傳來張守珪暴怒的聲音,不用回頭,王沖也能知道,張守珪這個時候的臉色絕對是非常非常難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王沖已經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總有一天,張守珪會知道,自己絕不是在羞辱他,而是在幫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結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抬起頭,目光掠過重重空間,望向頭頂的烏云。大雨依然在下,在烏云和閃電之間,一只巨大的老鷹舒展著翅膀,發出清亮的唳叫,在天空一圈又一圈的劃圈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鷹的腿上,一圈紅色的綢帶飄舞著,極其醒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璀璨,一股金色罡氣如同海潮一般沖天而起,攫住了眾人,龐大的吸力如同一根根無形的絲線同時牽住了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陣陣的驚叫,四面八方,趙敬典、白思菱、徐乾、黃芊兒、趙紅纓,老鷹,包括王沖、葉公、趙老和李嗣業,一剎那間,二百多個人都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拖得離地飛起,如同斷線風箏般向著中央的張守珪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怒了!

        阿史那?崒干的被殺徹底的激起了這位帝國大都護的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剎那,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發自內心的恐怖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才是張守珪真正的實力,當他發怒的時候,不管是李嗣業、葉公、趙老還是其他人,甚至所有人加起來,在他面前也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東西,你們太放肆了!竟然你們想死,我就成全你們!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的冰冷的聲音響徹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言官,什么體面,都不重要了。當阿史那?崒干當著他的面被殺的那一刻,張守珪的心中就起了一股無名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言官的彈劾不能不顧忌,但是相比之下,心中的怒火更需要發泄

        這些人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團金色的光芒如烈焰燃燒,恐怖的光芒直沖天際,將天地都照成一片金色。在這片風暴般暴怒的氣息面前,每個人都如塵埃一樣渺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護大人,請住手!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張守珪準備下死手的時候,異變突起,一道黑影如同箭支一般,突然一頭沖入了浩浩的金光最濃處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    接連兩聲巨響,那黑影去得快,來得也快,只一剎那便從金光深處倒退出來。但是另一端,滿天蘊含著毀滅力量的金光也跟著的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,原本被金光吸扯起來,拋入空中,向張守珪飛過去的眾人紛紛掉落下來,一個個砸落在雨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全場寂靜若死,誰也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清楚那道黑影,張守珪深吸了一口氣,一下子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張大人,久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雙手籠在袖子里,胡須抖動,雖然看著氣息紊亂,但雙腳站在地上,卻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    院落里靜悄悄的,針落可聞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面八方,眾人早就看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是帝國的大都護,實力之強連李嗣業、葉公、趙老,還有京城張家的長老、黃家的家主全部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老管家撞入他的護體金光中,居然能逼得張守珪停留,這是誰也沒有想到的。就連王沖都微微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和見過老管家出手的,也是和他打過交道最多的人。不過,王沖也沒有料到老管家居然能夠正面阻止得了張守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他的實力居然這么高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看著站在不遠處,氣息高深莫測的老管家,眼光變幻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的實力很強!

        這一點王沖從很早就知道了。甚至還是游手好閑,頑固不化的時候,王沖就已經對這位宋王身邊的貼身老管家有這種印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王沖從來不知道他的根底到底有多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起來很強大,但卻又從來不顯山露水。上一次出手,也就是擊垮了要逃跑的“小獸林王”而已,而且看起來也沒盡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完全無法判斷他的實力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王沖也沒有料到,老管家的實力居然已經高到了可以和張守珪較量的地步。這已經不是強大了,而是強的離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短暫的出神之后,王沖很快就回過神來。在所有這些人里面,他大概是對老管家的出現最不意外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衣袖一甩,王沖很快扭過頭來向另一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竟然已經出現,那這場戰斗就已經打不起來了。這一切已經結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走過去,在老鷹身邊停了下來。老鷹躺倒在雨水和泥濘之中,一動不動。聽到王沖的聲音,突然鏗的一聲揭開了面罩,露出一張蒼白的臉孔,嘴角隱隱泛著血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還好,這種鎧甲確實很強,如果不是你之前說過,我又提前躲避,現在早就是死路一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鷹道,一只手臂屈起,手肘撐在身后,喘著粗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外隕鐵極其堅固,它的難以鑄練也是出了名的。因此王沖目前為止只偷偷鑄了少數幾副,其中李嗣業一副,老鷹一副,還有王沖一副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嗣業是王沖早就構想好的。他的強大對于王沖至關重要。至于老鷹……,他掌握的消息渠道,以及快速交流以及信息傳遞對王沖非常重要,基本上擔當著一個消息樞紐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鷹現在絕對不能死。因此第二副天外隕鐵鎧甲就給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為這一點,王沖才敢讓老鷹去執行剌殺阿史那?崒干的任務。有時候差以毫厘,謬以千時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張守珪也絕不會想到,老鷹的身上穿了天外隕鐵鑄成的,堅固無比的鎧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事就好,這枚丹藥給你,先吞服了,護住內臟.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老鷹沒事,王沖心中最大的石頭落地,雙手撐著身后,緩緩的坐了下來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端,老鷹看著王沖的側影,眼中掠過一抹擔憂的神色,但卻什么也沒說,目光很快望向場中的老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端,老管家和張守珪的對話也進行到了關鍵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老管家,你這是也想要和我做對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神色冰冷,臉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都護大人嚴重了。老朽什么身份,又怎么能和都護大人相提并論?老朽只是受宋王殿下之托,來邀請都護大人到宋王府坐客一聚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雙手攏在袖子里,微微一笑,不動聲色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盯著眼前的老管家,眼中變幻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老管家服侍過兩代宋王,在老宋王時期,張守珪就已經見過他了。幾十年的時間,他的實力顯然變得更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管家,為了幾個小輩,宋王殿下值得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盯著面前的老管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說是宋王請客,但是張守珪哪里又不知道,這只是一種說辭而已。說白了,還是為了這些家伙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都護大人也說了,只是幾個小輩而已。都護大人可是帝國的定鼎之石,身份何等尊貴,又何必和幾個小輩一般見識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嘴唇蠕動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說到底也只是死的幾個胡人而已。為了這幾個胡人,都護大人真的要鬧得滿城風雨,這樣值得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神色怔了怔,眼中的怒意突然消解了很多。不管老管家抱著什么樣的目的,但有一點沒有說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下死的全部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胡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幽洲地界,什么都不多,就是胡人最多。而他在安東主持,殺過的胡人都是成山成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單單幾次大規模的作戰,對付的就是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張守珪對胡人最看重,也對胡人最不看重。看重他們各自具備的能力,但不看重他們的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阿史那?崒干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在未來的歷史中,“史思明”三個字如雷貫耳,聲傳天下,占據了極其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此時此刻,對于張守珪來說,這三個字顯然還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殺人盈野,自然也不會在意一個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如果我說不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乎意料,張守珪突然冷笑一聲,說出一翻令人意想不到的話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王是皇室血脈,帝國親王,更在軍伍之中占有極重的地位。張守珪不能不給三分面子,但是如果讓他就這么認輸,也未免太過示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守珪現在的地位,已經超出了所謂的血脈桎梏,雖然還不如宋王,但是也不見得差得太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張元寶還是在為當年的事情耿耿于懷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個蒼老的聲音,醇和厚重,威嚴而睿智,在所有人腦海中響起。那聲音不高不低,如同耳畔的囈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張守珪聽到這個聲音渾身一顫,卻突然之間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寶”是他的字,在這個人人都稱呼他“都護”、“大人”、“大帥”的時代,知道他小字的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夠資格叫他“張元寶”更是近乎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字”不是隨便能叫的,只有長輩對晚輩才能叫字。但張守珪已經五十多歲的人了,而且位高權重,“張元寶”哪里是什么人隨便能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張守珪卻知道在這京師里,有一個人恰恰是能夠這么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王九齡!

        當今天下人人景仰的大唐前任賢相!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年前,正是這位大唐賢相的一句話,毀了他入主中庭的夢想,白白的在大唐東北,幽洲地界,做了二十年的安東大都護,喝了二十年的風,啃了二十年的土!


  http://www.lrezle.live/27_27645/10927098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rezle.live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iugexsw.com
江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金苹果彩票苹果 nba比分直播篮球 赚钱宝复制别人缓存 14场胜负 今日头条注册了就能赚钱吗 开暖气公司能赚钱吗 竞彩比分网球探 刮刮乐 jdb财神捕鱼技巧 途地主能赚钱 足球比分版主 江苏快3 开200人幼儿园赚钱 宝驾租车赚钱吗 优酷分享电影片段赚钱 女孩长得好可以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