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人皇紀 > 第439章引子!第440章風暴!

第439章引子!第440章風暴!
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百三十九章

        冬意未去,春意尚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的雀龍街上,人流洶涌,白色的蒸氣騰騰。在雀龍街最繁華的地方,一間富麗堂皇、恢宏大氣的酒樓矗立,酒檐飛檐斗拱,垂下一排排的大紅燈籠,里面傳出鼎沸的人聲:

        “船長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船長,我也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鐵勾子很少服人,但是就是服船長。什么是少年英雄,船長就是!”“哈哈哈,鐵勾子,船長還用你服?這么多的兄弟,誰不是佩服船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船長救了我的命,以后誰敢對船長,誰就是我的敵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來,來,來!別說那么多有的沒的,大家都來敬船長一杯。情深情淺,就看這杯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禿子,滾你的蛋!船長一杯就醉,你少給我亂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醉星樓的二樓,人頭濟濟,觥籌交錯,許許多多的人影臉色酡紅,正圍著一個神色沉穩遠超年齡的年輕人,不停的敬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輕人雖然年紀雖輕,但神色老練,所有的敬酒都是來者不拒。只不過,看起來他相當的自律,每次喝酒的時候都是淺嘗輒止,在唇邊輕輕沾濕一下,就移開了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盡管“以一敵眾”,那年輕人依然屹立不倒,即沒有把自己弄得太醉,卻又同時不失風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海外歸來,一個寒冬之后,這還是眾人第一次聚會。所有的人都非常重視,當初參加海外活動的船員幾乎都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對了,船上,我們什么時候再出海去行動一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酒桌上的氣氛非常熱鬧,席間一名原本是雇傭高手的船員忍不住問道。這一句話問出了眾人的心聲,一剎那間,所有人都放下了酒杯,齊齊看向了站在主位上的王亮,一個個目光熱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的海外行動雖然風險重重,遇到了雷暴、颶風等種種天氣,還有人心詭譎、

        陰謀詭詐,途中更是死了不少的人,但是眾人卻也因此獲得了豐厚的回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盡管如此,眾人仍然非常希望能夠再次出發,前往海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說起這個,其實這也是我這次召集你們的原因!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到這句話,王亮目光沉著,緩緩的放下了酒杯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決定,過段時間,就再次出發,前往海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聲音一落,整個房間里都是靜悄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呆住了,就連那名提問的雇傭高手船手也是一臉的呆滯。所有人都記得,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分開的時候,王亮已經說得清清楚楚,四五個月內,絕對不會再有任何的行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提這句話也就是隨口問問,想要知道一個確實的時間,并沒有指望過,王亮會真

        的會再次出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短暫地的沉默之后,房間里突然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船長早就在等你這句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時候開船,記得叫上我銅頭。不管船長去哪里,我銅頭都絕對一心一意的跟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!就是!不管船長去哪里,我們都一力跟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房間里,眾人臉色酡紅,興奮不已,比過節還要高興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王亮年紀尚輕,但不管是風暴、雷暴、巨浪、暗礁、淺灘還是船員內斗,一次次險象環生的“天災人禍”,王亮都以自己的表現征服了眾人,帶領著眾人一次次的走出了種兇險萬狀的處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海上,人力是渺小的,任何武者的實力都難以和大自然的威力相抗衡。這種處理危險情況,帶領眾人走出危險的能力,在茫茫的大海中甚至比強大的武力都還要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這也是眾人對王亮如此倚重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艘人頭濟濟的大船上,每個人的存在都不是那種不可或缺的,唯有王亮的存在是不可代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他,沒有他繪制的海圖,眾人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再找到那些群島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在茫茫無際的大海中,可是沒有坐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亮默然不語,感受著酒樓里周圍眾人的愛戴和熱情,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我還是屬于海上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亮心中默默的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海外回來的時候,他本來是跟王沖說過,要好好休整很長一段時間。但是在家里待了一個冬天之后,王亮卻仿然之間覺得心中空蕩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京城的生活,安逸、自在、舒適,但是內心深處,王亮卻并沒有得到內心深處原本期望的放松,反而是空落落的,就好像失去了什么東西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思索了很久之后,王亮才知道那種靈魂中缺失了的東西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大海!

        是無盡大海中的海風,是咸咸的海水,無盡的雷霆、風暴,還有號子吶喊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老資歷的水手曾經說過,在大海上待上超過一個月的人,大海就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亮原本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現在,王亮卻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這一次的歷險,王亮突然之間明白,京城之中那種平平淡淡,安逸享樂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的是那種剌激、危險,和無盡的大自然,和無盡的汪洋,還有自己搏斗的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在那一剎,王亮突然有了一種覺悟:

        從此以后,他的生活恐怕是永遠都無法平靜起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亮聽著耳邊眾水手的歡呼、喝彩,感覺著體內仿佛有什么東西慢慢的蘇醒,嘴

        角慢慢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歡這種全身熱血沸騰般的感覺,只有置身在這群同甘同苦的水手中,他才能

        感覺自己仿佛又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念頭從腦海中一掠而過,王亮很快就恢復了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別高興的太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亮微笑著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從準備到出發,最少也要兩個月多月的時間。艦隊需要重新修理,再外還需要增添新的大船。衣服、食物、纜繩、帆布,飲水……這些都是需要解決的。我們在海上至少需要待上半年的時間,這些都不是小數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關系,船長需要我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紛紛道,氣氛非常熱烈。只要可以出海,等一等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也是我召你們過來的原因。上次我們準備不足。所以這次,無論如何,我們都要仔細商量,做足萬全的準備。不過這些,都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搞定的,所以需要大家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船長放心,需要我們做什么,船長盡管吩咐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紅著脖子,大聲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整個聚會最熱鬧的時候,突然之間,一陣巨大的轟響從樓底下傳來,打斷了眾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著便是一陣嘈雜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放下酒樓,紛紛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間酒樓在雀龍街上也是數一數二的頂級大酒樓,這次宴席之前,眾人也早已交待過,沒有特殊的事情,絕對不要來打擾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事情絕對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搞的,不是說了嗎?讓他們不要來隨便打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們掌柜叫過來問一問!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臉上面有不豫,任誰在這種私人聚會的時候被人打擾,都會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王亮隱隱感覺有些不對。但是還來不及多想,一陣噔噔噔的腳步聲立即打斷了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對不起,對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酒樓的掌柜想像的還要快,幾乎是片刻的時間,一個皮膚粗勵,穿著青色綢緞的中年掌柜就出現在了樓梯口,出現在了眾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腰壓得低低的,弓著身子,一邊道著歉,一邊不停的陪不起:

        “諸位客官,實在是對不起。今天小店已經被人包下了,還請各位趕緊離開這里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嘩!

        聽到掌柜的開口的第一句話,二樓大廳內的眾人就是勃然色變。這分明是有人包場,開始趕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開什么玩笑?我們沒有趕人就不錯了,什么人敢趕我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的,你知不知道我們什么時候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這是在開玩笑嗎?你不知道我們這里多少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氣氛熱烈,酒興正酣的時候突然被人驅趕,眾人勃然大怒。王亮算是沉得住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這個時候,聽到這種無禮的請求,也不禁心中動了怒氣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氏一族可是將相世家,以王家今時此日的地位,想要包下一個酒樓,把其他人驅趕出去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王亮并沒有這么做。這次開春以來的第一次聚會,王亮也僅僅只是包了二樓的部分酒桌,依然留下了一樓,和二樓的部分包廂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亮并不是那種性格霸道的人。但是對方一言不發,立即趕人,也讓王亮心中忍不住有些怒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的,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亮耐著性子道,然而話還沒有說完,便被打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!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聲蠻橫、霸道,咄咄逼人的聲音,帶著濃烈的羊膻味道,從樓梯口飄來,聲音未落,砰!一只裹著青銅護甲的戰靴,轟然一聲踏落在了酒樓的二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剎那,地動天搖,整座酒樓都仿佛隨之顫動!

        整個酒樓內,眾人頓時為之色變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百四十章

        靈脈山上,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山頂裊裊的白色霧氣中,一座美倫美奐的大殿矗立。大殿正中的書房間,安放著一張鏤空的,雕滿花鳥蟲魚,極為精美的精鐵書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王沖就在書桌之后,一邊修練,一邊辦公。

        距離棋院對弈,打敗許綺琴已經過去半個多月,當許綺琴如約出現在止戈院,王沖就放下了那邊的事情,將工作重心從止戈院搬到了靈脈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沖現在全部的重心都放在西南的事情上面,涉及到了幾十萬軍隊,還有蒙舍詔、烏斯藏,還有大唐三方勢力,其中千頭萬緒,并不是一時就能夠解決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沖只能夠一點點的去想辦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鷹,寫給安南都護鮮于仲通的信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準備好了!另外屬下還額外準備了一份禮物,已經送往安南都護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和鮮于仲通的關系必須處理好。以后我們還有很多需要和他打交道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屬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再額外準備一百萬兩黃金,給我連夜送往西南,交給張壽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大人,可是我們已經給了他二三百萬兩的黃金。這已經比最初的計劃高出很多了。那座城池可是無底洞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我自有主張,你一切按我說的做就是了!另外,幫我安排會見兵部的張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公子,屬下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透過老鷹,王沖不斷的發布一個個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公子,不好了!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突然一陣大叫,打破山巒的寧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和老鷹還沒有反應過來,宮殿大門砰的一聲被人大力撞開,一名王家的勁裝護衛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外面撞了進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這名護衛,王沖和老鷹的眉頭同是皺了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情,這么慌慌張張的?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有些不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名勁裝的護衛明顯不是靈脈山的護衛,王沖記得以前說過,家族里的護衛命令,嚴禁擅自闖入靈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這種慌慌張張的樣子也不是王沖所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闖進來的護衛跪在地上,卻好像沒有看到王沖的臉色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不好了!亮少爺被人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勁裝護衛汗出如漿,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令房間內的王沖和老鷹神色陡變。但是還沒等王沖開始,護衛說的第二句話就令王沖心神沉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亮少爺現在身受重傷,生死不知。他身邊的那些隨從,也全部被人打傷。他們找不到公子的聯系方式,所以特地讓我來通知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完這句話,那名勁裝護衛跪在地上,頓時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!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猛的一拍桌子,砰的一聲,從座位上霍的站起來: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京師重地,天子腳下,到底什么人敢把他打成重傷?而且,他身邊那么多人,怎么可能會受傷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的神情震驚不已。表兄王亮在他的計劃中,占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很多計劃,缺了他就沒法展開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表兄王亮是自己的親族,王沖完全信任他,這是其他人所難以替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王沖更震驚的還是府中護衛敘說的事實,王亮居然被人打了,而且還是重傷。王沖分明記得,自己在王亮身邊可是派了不少護衛,而且他自己這趟海外之行也收服了不少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人根本進不了他的身,更別說是把他打成重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心中急劇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京師這種地方,王家人算是相當低調的了。但是王家將相世家的身份畢竟擺在那里,不去欺負一般人就不錯了。居然還會有人欺辱到了王家的頭上,而且還是在天子腳下這種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這一刻,王沖心中是憤怒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屬下不知道。只聽說打人的是一群胡人,而為首的是什么安氏四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勁裝護衛跪在地上道。但是話還沒說完,就被一旁的老鷹打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說安氏四兄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扭頭望向一旁的老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這是京師最近這一個月冒出來,聲名鵲起的胡人新貴。這安氏四兄弟是四個胡人,據說在來京的路上恰好遇到,又同為安姓,所以互相結為兄弟。又因為各自的家族中都有人是朝廷的胡人將軍,在朝廷的邊境地區擔任要職,位高權重,所以在京師之中很是有些影響,在胡人之中影響更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為我們的圈子和胡人基本上沒有什么交集,再上公子要我的調查的也都是西南、西北、姚家,還有齊王,止戈院、靈脈這些地主,所以這件事情我就自作主張,暫時還沒有告訴公子。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鷹頓了頓,繼續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四個安姓胡人分別是安文貞,安孝節,安軋犖山,還有一個我沒調查清楚,但據說和朝廷的嵐洲別駕有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鷹話還沒有說完,就看到王沖身軀一顫,臉上露出極度震撼的神色,就好像受到某種巨大的沖擊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鷹跟隨王沖這么久,也很少在王沖身上看到這種情況。他的雙眼怒睜,全身的血液幾乎是在一瞬間涌到臉色,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,看起來極其可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鷹,你說那幾個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沖情緒看起來極度的激動,但聲音卻異常的冷靜,甚至冷靜的感覺不出一點點的起點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情緒的極度激動和聲音的極度冷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手,就連地上的王家護衛都感受到了王沖身上的奇怪,驚訝的抬起頭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文貞,安孝節,安軋犖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鷹話還沒有說完,耳中就聽到了一陣轟隆隆的鋼鐵巨響,房間里唯一的那張縷空鐵桌幾乎是在瞬間被一股大力撞開,老鷹只覺得眼前一道模糊的黑影閃過,王沖就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傳我的命令,調集王家所有的護衛,讓他們全部出動。傳令到止戈院,讓李嗣業、宮雨綾香、魏安方他們全部出動,調出止戈院所有的護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召喚鐵手,讓他放下手頭的事情,即刻趕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召集羅統,通知宋王,我需要他們全力的援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召集趙敬典、孫知命、莊正平、池韋思他們全部出動!派人到黃家,告訴黃芊兒,告訴她即刻返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訴京師里所有我們交好的世家大族,讓他們派出族中最好的好手。就說我們王家欠他們一個人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召集所有我們能召集的力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個字響起,蹄噠噠踹急的馬蹄聲,王沖便已經消失在了山下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殿里,老鷹和那名護衛早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幾乎是在王沖離開的同時,一道巨大的雷霆,灼亮無比,從靈脈上空的飛掠而過,天地間烏云滾滾,狂風大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隨著王沖的最后一道命令,整個京師都為之震動起來。整個京城王家仿佛一架精密的儀器,轟隆隆的運轉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家的府第之中、靈脈山上、止戈院、還有京城張家、黃家,以及各個和王家交好的世家大族中,無數的高手蜂涌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止戈院中,所有的護衛和高手全部被抽調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靈脈山上,一直在吸納靈氣,沉浸在修練之中的趙敬典、莊正平、池韋思等人,幾乎是在接到王沖命令的同時,迅速離開了靈脈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時間離開靈脈的,還有靈脈山上所有王沖召集的禁軍教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連王家和王沖的大伯王亙的府第中,也是在短短時間內突然為之一空,安靜的仿若無人地帶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個京師之中戒備森嚴、守衛嚴密,仿若龍潭虎穴的地方,在漫長的時間以來,第一次出現了守衛的真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這種狀態甚至影響到了京師中的部分世家大族,許多家族都在收到王沖請求的同時,派出了族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所有人都從這頻繁的調動中深深的感覺到了不安,這是一股暴風雨來臨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京師里生活久了的世家大族,都習慣了王家的低調和謙遜,像今天這樣大規模的調動,以前從未發生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要變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世家的園子里,一名京城大家族的家族抬頭望著陰云密布上空,眼中閃現出深深憂慮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虎咆哮,百獸能夠聽到;巨象抬腳,蛇蟲都會退避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王家異常的低調,低調到很多時候人們都淡忘了他們的存在,忘掉了他們也是帝國最頂尖的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王家畢竟是帝國公認的將相世家,王沖的這一紙命令,就像一道引子,引令王家這個龐然大物,慢慢從水底浮起,展現在眾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危星之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幾乎是在王沖離開靈脈山的同時,沒有人知道,皇宮的深處,一陣狂風突然從太極殿以北,一座紫色的圓臺上掠過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座華麗至極的紫色圓臺,上面的軌儀一圈又一圈,仿佛蘊含著某種特殊的力量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從天空中俯矚而下,就會看到這個紫色圓臺就如同一個巨大的“羅盤”,羅盤上鑲嵌著一圈圈的神秘符號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里就是觀星臺!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整個皇宮中最古老的建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時此刻,一名穿著白衣白袍,看起來來德高望重的老者,正望著天空一道向著西南劃落的流星,憂心忡忡!


  http://www.lrezle.live/27_27645/10537830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rezle.live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iugexsw.com
江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好用的电竞比分app 做日本 韩国 代购赚钱吗 竞猜足球比分 超级机器人大战x 赚钱 一分钟赚钱 在微信做外卖赚钱吗 即时比分 黑龙江时时彩 酒馆赚钱吗 棒球比分直播运彩即时比分 在济南山师开服装店赚钱吗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 目前国外什么行业最赚钱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 生肖时时彩 什么行业人力资源最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