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從贅婿小說反派開始 > 第五十章 喂,該你領盒飯了(求收藏)

第五十章 喂,該你領盒飯了(求收藏)


  
“這臭妮子還沒回盛炎學院,到底是想要做啥呢?”
張凡定睛看去薛青青從隊列中走出,身著一身灰色勁裝看上去少了一些嫵媚,多了幾分英姿颯爽的味道。
“嚴伯伯我來演示玄冥掌。”
薛青青面無表情的說道,以張凡對她深入骨髓的了解,這妞現在正在為不知名的原因發火,不然也不會是這副臭臉色。
“呵……呵呵,那就由剛從我秦炎第一學府修成歸來的青青小姐演示一二。”
嚴長老老臉上帶著忌憚之色,見到是薛家第一女魔頭薛青青,不禁有些后悔生怕這妮子又搞出什么惡作劇。
不同以往,今天的薛青青格外認真,似乎僅僅幾天的時間就讓她成熟了很多,目不斜視的看向鐵石傀儡,胸前一陣起伏后,斷然冷喝:“玄冥掌!”
一道臻冰之氣縈繞于五指之上,薛青青雙腿微屈,神色一凝,果斷是使出九品武技玄冥掌,出手速度快到出現殘影,每一掌落下便會濺起陣陣冰晶,嘭嘭嘭……
連續轟出九掌之后,薛青青后撤一步,長舒突出一縷寒氣,收功。
“哇!好厲害,不愧是盛炎學院的天驕!”
“青青姐,能教教我們嗎?”
十多名少男少女滿目崇拜的看向薛青青,后者勉強一笑道:“改天吧。”
“出掌行云流水,對家族功法運用很是巧妙,幾乎沒有浪費多少真元力,且每一掌威力不俗!”
嚴長老略顯驚詫的說道,發現十分堅固的傀儡幾乎被薛青青拍爛,能清晰的看見傀儡上深達一寸有余的掌印,可見薛青青的玄冥掌已經小成,而她的同輩子弟卻僅僅只摸到皮毛,如此武道天賦難怪會被盛炎學府錄取。
“只是為何每一掌都命中的同一個位置?奇怪。”嚴長老皺了皺眉自語。
站在遠處圍觀的張凡同樣是發現了這樣一個細節,后背頓時被冷汗淋濕,如果沒看錯的話,薛青青每一擊都精準命中了以人為原型的傀儡胯下……
“這是得有多大的恨啊,乖乖。”
張凡倒吸了一口涼氣,本能的洞察到此地不宜久留。
“張管家你迷路了嗎?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。”
張凡躡手躡腳剛準備開溜,結果沒走出去幾步就被嚴長老逮了個正著。
“這個人不是總管家嗎?他怎么能有資格進入咱們薛家圣地。”
“據說是得到了家主的賞識,破例讓他進入了圣地修煉,沒料到一個卑微的仆從竟然還是武者身份,還斬殺了上任管家,確實是個狠人。”
“哼,再會爭權奪勢又能如何,狗奴才就是狗奴才,再怎么掙扎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,他沒資格與我等站在同一片演武場上!”
其余薛家弟子發現了張凡的存在,大多數人的目光中都帶著敵視,他張凡出現在這里,對這些家族觀念很深的子弟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。
“咳咳,我貌似找茅房找錯了地方,不好意思打擾到各位的修煉了。”
張凡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,干笑了兩聲拱手向嚴長老告辭。
“有殺氣,趕緊閃人!”
張凡心中凜然,薛青青站在人群中不言不語的看著他,他能讀懂薛青青目光中的憤恨,那是一種想要將他殺之而后快的神情。
“站住,誰讓你走了?”
“長老我真是迷路了,抱歉。”
張凡蹙眉再次被嚴長老叫住,急忙賠笑解釋。
“找錯了地方?你當黑甲近衛是吃素的不成?”嚴長老冷著臉說道,歷來看不起張凡這種攀炎附勢之輩,接著道:“既然來都來了,我觀你氣息內斂,真元力運用很妙,不妨與同輩弟子切磋一番磨練武道,如何?”
“對!切磋,早就想見識見識總管家的手段了!”一名五段武師聞言跟著叫嚷。
“殺一個身為普通人的李管家算什么英雄好漢,有膽的就與我們較量!”
一幫較為年長的青年弟子出言叫囂,試圖將張凡激怒。
“嘿嘿,鄙人可不是什么好漢,見笑了,你們繼續別管我。”
然而,以他張凡的心智水平,壓根就不吃這套,笑呵呵的轉身朝著藏經閣走去。
“哼,孬種!連切磋都不敢的鼠輩,滾吧!”
“罵得好,我們薛家不復當年之威,就是被這種垃圾害的。”
一個青年弟子滿臉不屑的開口罵道,一干弟子嘻嘻哈哈的叫好,而嚴長老則故意不吭聲呵止,態度十分明確,他也很是看不爽這位新總管。
“哎喲喂,我就曰了個犬了,要不要這么拽?”
張凡腳步一定,眼神變得銳利了不少,本來還說裝一把孫子算了,誰知這群蠢蛋真把他張凡當成軟柿子拿捏,要再不反擊那不真成龜孫了?
“行,我接受切磋,誰他娘的想被吊著打,上前一步,事先說明只接受單挑。”
張凡大步流星的走向演武場,還不忘補充不接受群毆,他可不想重蹈林浩然的覆轍。
“教訓你這種廢物還需要與人聯手?開什么玩笑!”
先前叫囂得最兇的男弟子一步當先,氣勢如虹的傲然立在張凡身前不遠處。
“薛榮好好收拾這小子,讓他知道在薛家誰才是主子。”
一幫薛家弟子幸災樂禍的喊道,嚴長老冷冷一笑:“張管家我可得提醒你一句,拳腳無眼,要是被擊傷甚至打死我嚴某可不負責。”
“哦,我知道了,謝謝嚴長老提醒。”
張凡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,看上去像是個搞不清楚形式的蠢蛋。
“可惡,被搶先了。”
薛青青剛想親自出手教張凡這個負心漢做人,卻被薛榮搶先了一步。
“情況不太對,這家伙一向謹慎居然敢應戰,并且對上五段武師,恐怕他的修為又有提升,這個臭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!”
薛青青柳眉蹙起,上次親眼見到張凡手刃李管家,對付薛家侍衛的時候這家伙靠的是取巧獲勝,本身武道境界卻很低微,而現在可是公平切磋,還想靠著耍手段根本不可能。
“本人薛榮,武師五……”
按照切磋規矩,薛榮自報家門境界,張凡眉頭一挑沒好氣的打斷道:“你是誰關我鳥事,去領你的盒飯不就完事了嗎?”
“你!領盒飯?什么意思?”
薛榮面露疑惑,張凡百無聊賴的打了個哈欠,伸出手勾了勾手指頭,咧嘴道:“就是我要打得你親媽都不認識的意思。”
“狗東西,我要踩死你!”
薛榮聞言暴跳如雷,單腳猛踏地面快速殺出,五段武師修為顯露,真元力波動頗為強烈,周身有臻冰之力環繞。
“薛榮五段巔峰修為,距離六段也只有一線之間,在不滿二十歲一代族人中算是天資不俗。”
嚴長老暗暗點頭自語,虎目瞥向張凡,不禁搖頭眼里盡是輕蔑。
張凡這小子反應像是慢了不止半拍,還站在原地連躲閃的意識都不具備,并且松垮垮的愣在那里,全身上下都是破綻,他很是懷疑這小子會被盛怒之下的薛榮活活打死。
“快閃開啊,張廢物、蠢材!”
薛青青見狀忍不住罵道,美目里盡是焦急,她不是沒有想到過張凡被人踩在腳下的畫面,但并不相信能得到她青睞的男人會以這種方式被人一拳秒殺,死得毫無價值,太過于卑微!
薛榮欺身逼近之時,張凡看似麻木的眼里出現一縷輕微波動,心語道:“好……慢。”
“給我躺下!”
薛榮神情亢奮的低吼,同時一記剛猛怒拳轟向張凡面門,眼看著拳頭即將砸在這張帥到令人討厭的臉上時,一只手突兀抬起。
“這……居然擋住了!”
薛榮神情一陣恍惚,志在必得的一擊竟被這只看上去并不強壯的手臂截住,演武場邊頓時掀起一片嘩然之聲:“薛榮可是五段武師巔峰,為什么會這樣?”
嚴長老更是眼皮直跳,比起其他弟子他看得更加清楚,而讓他心驚的是擋下這一擊的張凡甚至沒有顯露出多少真元力波動。
“力量,最純粹的肉身力量碾壓,此子肉身之力了不得!”嚴長老驚呼道。
一擊未果,薛榮并不罷休,低吼一聲,后退半步腰身一扭,一只手撐地,單腳如同鐵鞭一般猛然抽出,直襲張凡腰間。
“還是——太慢!”
張凡臉色出奇的平靜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。
居然當著眾人的面模仿起了薛榮出腿方式,動作幾乎與之一模一樣,不過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卻呈現出全面碾壓!
“這小子是武師四段修為,竟能如此輕松的跨境界廝殺!”
嚴長老后背生冷,目不轉睛的看著張凡,像是發現了什么了不起的事物。
嘭!嘭!嘭!
人影交錯,兩人同時發難,凌空對決一連三腳抽出,全然以硬碰硬的方式進行,瞬息之后落地兩道身影快速分開。
“我的腿……”
薛榮臉色一白,發起攻擊的那只腳竟已無法站立,正難以自控的發顫。
“薛榮敗了!他的膝蓋碎了,已經不足以支撐一戰!”有弟子震驚道,薛榮極為善用腿腳,一只腳被廢幾乎是敗局已定。
“你很喜歡有腳踢人對吧?逼人更喜歡用腳來踩人。”
張凡從容笑道,緩步走向薛榮,看上去不帶一絲火氣,卻給薛榮一種強勢到底的壓迫力,不住的往后退去。
“我怎么會敗給這種鼠輩,這絕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!”
薛榮變得有些扭曲,無法接受這樣的殘酷事實,忍著劇痛站穩開始凝神聚氣,沉聲喝道:“八品武技拳……”
“這是八品武技陰雷拳,壞了,薛榮失去了理智,這一招他并沒有完全掌握!”一個與薛榮交好的弟子緊張的說道。
真元力激蕩不息,朝著薛榮雙掌涌去,臻冰之力出現電光閃爍,方圓十米范圍內真元力被瞬間抽空。
單輪威力這一招比起玄冥掌要強上數倍,不過陰雷拳可要比玄冥掌施展難度高很多,至少也得六段武師才可掌握皮毛。
“薛榮他瘋了嗎?嚴長老還不快阻止他!”薛青青不禁怒道。
在場薛家弟子暗自心驚,尋常演武切磋大多不會動用沒有徹底掌握的強力武技,只有在有性命之憂時才會選擇就此一搏,在沒有徹底掌握之前,一旦出手不是殺死對手就是重創自己很是危險。
“話說,你們使用武技時,就必須要喊一下招式名稱麼?”
然而就在薛榮積蓄真元力的時候,張凡一臉無語的搖頭,身形一晃消失在薛榮身前,眾人一怔,下一秒鐘張凡突然出現在薛榮背后,揚起下巴神情冷傲,單腳高高抬起,一記霸氣外露的下劈轟然砸下……
KO!


  http://www.lrezle.live/109_109010/48737023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rezle.live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iugexsw.com
江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黄日华靠射雕赚钱 打开赚钱吧 闲来麻将招代理吗 生肖时时彩 广州金手饰厂抛光承包赚钱不 2010世界杯即时比分 p3试机号 今日头条注册了就能赚钱吗 有没有可以多开赚钱的网游 捕鸟达人疯狂围捕 好省分享赚钱 北单比分计算器 海洋美女捕鱼机 看新闻赚钱软件排行徒弟进贡 盈网球比分 河北快三